古典阅读论

来源:网络  时间:2020-05-23 22:24:14

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和其他技术的发展,许多简单和重复的工作将被机器所取代,每个人都需要读到重新发现自己。近年来,图书销售一...

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和其他技术的发展,许多简单和重复的工作将被机器所取代,每个人都需要读到重新发现自己。

近年来,图书销售一直在增长,2018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规模达到89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1.3%,表明越来越多的图书被消费者带回家。但购买一本书或拥有一本书本身并不意味着仔细阅读、消化和吸收。如果你把这本书当作一种装饰,书中的世界自然就会消失。

诗意生活不应该是空壳带着它的手表,还应该有旧书深情的精神体验。你为什么在看书?一位网友的回答很有趣:当你看到美丽的风景时,其他人只会说棒极了,然后拍下照片,贴上瞬间,但你会被脑海中闪现的沙漠孤独的烟雾笔直的长河日落这句话所感动。正如你说的,在你今天的气质中,你隐藏了你走路的方式和你读过的书。书籍不应任由装饰品摆布,也不应是高低艺术作品,而应成为潜移默化、滋润无声的日常必需品。

当我们阅读经典的时候,我们也应该以高质量的创作、纯正的阅读和公众文化的参与来实现今天的经典。

经典是永恒的,但载体是不断更新的。在第23届世界阅读日前夕,一些企业推出了新的电子阅读器,以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从中国丝绸、埃及纸莎草、欧洲羊皮纸到今天的电子墨水屏幕,人类的阅读载体仍在不断发展,但不变的是人们对阅读的热爱,是对精神世界的观察。

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经典作品的魅力并没有消失。相反,阅读方法和载体的丰富性使人们更容易接触到经典。近两年来,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受关注的现象之一是知识支付的激增。通过支付一定的费用,用户可以收听和观看各种知识讲座,包括经典,甚至让专家自己回答问题。傲慢与偏见、堂吉诃德、巴黎圣母院等经典文学名著以这种方式赢得了广大读者。一位作家的红楼梦收视率达2.2亿人次。移动互联时代的经典作品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释放出持续的魅力。

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巨大的文化和阅读空间被打开。对中国而言,知识支付商业模式兴起的重要社会基础在于,20世纪90年代末高等教育改革后,当代中国社会积累了大量的知识大众和文化大众群体,他们拥有一定的知识文化水平,具有强烈的精神需求。这成千上万的人,以45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体,与知识爆炸的移动互联时代的积极相遇,导致了核爆炸对知识的需求,构成了学习型社会的主力军。满足他们的阅读需求,为他们提供包括经典在内的高质量的知识资源,已成为一种文化刚性的需求。

在公众的参与下,阅读不仅是一种个体的、安静的思想活动,而且是一种动态的文化生产。从诞生到成为经典,一部作品是经典的过程。由于无数读者的参与和选择,这一过程已经成为一种群众性的文化事业,反映了自己民族和时代的精神气质,形成了古典的谱系。事实上,进入古典谱系的作品,特别是文学作品,通常与公众有着密切的联系。简·奥斯汀成为古典文学前后,晚饭后许多英国家庭都在谈论这件事;美国西进运动的先驱者在伐木一天后也读过莎士比亚;对于许多年龄相当大的中国人来说,多少夏日黄昏里充斥着老人摇着扇子说三国演义?正是在口口相传下,它在人类文明史上取得了源源不断的经典作品。

书林新叶催促老叶。在移动互联时代,知识正以裂变的速度更新,人们期待着更多的经典。今天,我们阅读前人的经典作品,也是为了实现当代的当下佳能。科技的发展赋予我们阅读和写作的更大的开放性,这就要求我们掌握和利用它,使古代的经典能够被喜爱,优秀的当代作品从人群中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