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关注的眼神”看待每一名战士

2022-05-14 05:56:34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用“关注的眼神”看待每一名战士

■杨朝钊解放军报记者张良

茅文宽绘

带兵人都知道一句话,叫做“抓两头、带中间”,实践早已证明,这是行之有效的一种带兵方法。但编者在一些连队采访时发现,有的带兵人按照这个方法带兵却有点儿走偏了,“抓两头、带中间”变成了“抓两头、略中间”,这就导致处于中间部位的大多数被忽略掉了。“抓两头、带中间”到底应该怎么“带”?怎样避免中间的大多数受到冷落?今天,我们邀请有丰富带兵经验的南部战区空军某部宣传处处长杨泽达做客“基层有约”,聊一聊这个话题。

主持人张良

主持人:虽然您已经离开基层部队有一段时间了,但有些事情回过头来看会更加清晰。如果现在请您谈谈当年的带兵心得,您**想谈什么?

杨泽达:**想谈“易被忽视的大多数”,这是一线带兵人普遍面对的共**问题。但根据我的观察,在实际工作中,仍有不少带兵人经常只抓“两头”,有意无意地把“中间”那部分战士忽略了。举个例子,我们每到一个单位任职,**先叫出名字的、**先关注的、印象**深的通常都是“两头冒尖”的人。然而,连队人员结构就像一个橄榄,两头细、中间**,忽视了“中间”,就忽视了大头和主体。

主持人:这个问题确实值得高度重视。

杨泽达:是的。举个例子:我在某雷达站当指导员时,有两名战士训练成绩很拔尖,自成“**梯队”,参加旅里比武为连队争了光。我跟连长怎么看他俩都顺眼,给予的表扬也很多,而对其他同志的表现视而不见。时间一长,其他同志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认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那两个人,索**来个“不骑马不骑牛,骑着毛驴当中游”。结果,到了年底普考时,连队综合成绩下滑明显。

检讨反思中,我和连长感到尖子固然重要,但过于关注、过于依赖尖子,会打击大多数战士的积极**。于是,我们注重激励“中间”**体,注意倾听他们的心声,始终关注他们的状态,经常表扬他们的进步……过了半年,连队训练水平迅速提升,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都闯入了全旅前三名,官兵们士气大振。

主持人:您认为“中间”这部分战士有什么心理特点?

杨泽达:有心理学家将人类的需求分为5个层次,处于次顶层的需求是被尊重,**高层则是自我实现。处于“中间”的官兵,他们大多不出**也不出事、不冒尖也不冒泡,看似普普通通,但实际上同样渴望被关注、被认可,内心也不甘于平凡,更不希望走进集体视野的“盲区”。

主持人:您觉得这个“中间”是固定的还是变化的?

杨泽达:一定是变化的。就我个人观察而言,位于“中间”的战士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类是从“上游”滑到了“中游”。他们往往刚开始表现很亮眼,但由于主客观因素影响,未能一直保持良好势头;第二类是原本就处在“中游”。他们自身没有太多想法,觉得“当先进有风险,当尾巴太丢脸,不前不后**保险”,以致于产生“安于现状也挺好”的思想;第三类是从“下游”拼到了“中游”。他们起初身位比较靠后,为改变现状付出了很大努力,但进入“中游”后,由于自身条件的限制,很难再有大的突破。

主持人:所以,“上游”“中游”“下游”是处于动态变化中的,而带兵人的关注无疑也是促成这种流动的外力。

杨泽达:确实如此。教育引导好了,“中游”可以是“上游”的“后备军”;如果处理不好,“中游”也可能成为“下游”的“预备队”。2018年我任某场站政委时,一个连队要参加战区空军专业比武。两名主官很投入,**力主要用在参加比武的官兵身上,结果当年连队在比武中拿了个人**、团体第二的好成绩,但几乎同时,也出现了两名战士违规违纪问题。后来,我们组织基层主官复盘反思,很多同志都认为,症结在于忽略了对“中间”大多数战士的及时关注和教育引导,导致他们对单位的归属感、对工作的责任感越来越低。一边在“冒尖”,另一边又在“冒泡”,教训极为深刻。

主持人:听您这么说,关注“两头”、忽视“中间”在基层比较常见,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杨泽达:在其他**体里,有不被关注的大多数可以理解,但部队不行。部队是高度集中统一的武装集团,**终是要打仗的,战士都是要准备上战场的,而不只是那些尖子。如果带兵人对“中间”缺乏关注关心,怎么可能建立起深厚的手足之情、战友之谊?怎么可能在党和人民需要时赴汤蹈火、同生共**?让一个从来感觉不到关注的战士走上战场,你觉得他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主持人:“中间”之所以容易被忽略,是不是也有这部分人数众多,带兵人**力不够的原因?

杨泽达:主要还是思想观念问题。有的带兵人认为“抓前头比较顺手,抓后头能露一手,抓中间难出成果”,抱着“中间”**体只要不出事就行的心态。殊不知,这部分战士成长不起来,连队工作和建设就很难有质的飞跃。

所以,我们必须克服功利思想,要像父母、兄长一样关心爱护官兵,不讲价钱、一视同仁。在他们遇到挫折时鼓鼓劲,在他们骄傲自满时提提醒,在他们遇到困难时伸伸手,在他们迷茫困惑时指指路,帮助他们不断成长进步。作为带兵人,要从内心深处明白,即便不那么拔尖的同志,也在保卫祖国,也在奉献青春,他们每个人都值得拥有关注的“眼神”。

主持人:具体方法呢?

杨泽达:一方面,要善于“弹**”。有针对**地覆盖到“面”、关注到“点”,做到动态平衡。“中游”官兵大多比较内向,可以通过组织丰富的文体活动调动他们的积极**;如果有的同志确实缺少这方面的兴趣,带兵人就要主动靠上去,一起聊聊天、散散步、交交心,这也是不错的选择。

另一方面,要当好“有心人”。一个连队几十上百号人,每个人都有发光的一面,每个人迟早都会发光,必须让每个战士找到存在感和闪光点,然后多给机会、多些夸赞,相信战士们的人生被点亮那一刻终会到来。我们要让每名战士都有自己的高光时刻,同时也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喜怒哀乐、点滴努力都被带兵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注意什么?

杨泽达:“中间”因为容易被忽略,所以对“公平”看得更重。基层带兵人**需要做到“一碗水端平”,不论战士水平高低、能力强弱、**格如何,都要一视同仁,都要当成自己的袍泽兄弟,不能厚此薄彼,更不能搞远近亲疏。只有这样,才会让每名同志都感受到自己被关注、被重视、被需要,从而提升归属感、荣誉感、责任感,把连队凝聚成一支拖不垮、打不散的钢铁战斗集体。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父亲已经离开整整15年了。离开父亲的日子,**儿汪晨对父亲的了解却从陌生走到了熟悉。

小时候每次问起父亲,母亲总是告诉汪晨,你的爸爸是一名雷达兵,他在很远很远的海岛,站在岛上**高的山巅,守护着身后的万家灯火,仰望着头顶上的漫天星河。

长大了,汪晨也喜欢举目远眺、抬头仰望,她知道,那一片片璀璨便是父亲的守望。也只有在那一刻,她才感到一种熟悉和温暖——仿佛父亲就在身边。

起先,父亲是一个“名词”。在孩提时代汪晨稚嫩的心灵里,那是一个值得付出艰辛去奔赴的远方,又或是一颗母亲口中常说的挂在天边闪亮的星。

后来,父亲变成一个“动词”。在穿上军装成为雷达兵的汪晨心里,更意味着一种追求,一种坚守,以及“成为父亲”之后的一种理解、一种懂得。

15年过去了,一切都已改变,记忆却固执地一次一次将汪晨拉回到从前。

15年前,雷达兵汪明积劳成疾,倒在战位上。那一年,他的**儿汪晨才8岁,还不懂失去父亲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15年后,守在父亲当年守的岛,已是南部战区海军某雷达旅一名雷达技师的汪晨,终于懂得父亲虽然已经离去,却并没有走远……

清明将至,岛雾缭绕。星河依旧,思念几重。站在父亲守过的山,遥望父亲遥望的星,汪晨泪眼模糊,从心底深处发出对父亲的深情呼唤:

父亲,我今天终于读懂了你……

——编者

站在父亲守过的山,遥望父亲遥望的星——

仰望星河,我终于懂得了您

■张稳超王希

思念父亲。

这不是汪晨**次做这样的梦。

梦里是个雾天,耳畔传来浪花拍打礁石的声音,汪晨小心翼翼地穿越浓雾,寻着眼前的一道光走上前,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再近一点,她已然看清了那张熟悉的面容。

“爸——”汪晨喊出了声。被自己的呼唤声惊醒,睁开眼睛的一瞬,她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又一次,她泪流满面。

自从8岁那年,父亲汪明离开了这个世界,汪晨就开始反复做这样的梦。梦里的父亲,永远是那样慈祥和蔼,永远是站在一片雾色之中。

父亲,就像是大雾中的那道光。

人生选择

集合哨声还未响起,汪晨已穿戴整齐。她将和战友一起参加3公里跑训练。

正是黎明未明,窗外还是一片漆黑,每个周三,汪晨都会起得比平时早一些。来到雷达旅半年多了,对于这个课目的考核成绩,她觉得还不够理想。

不**前,汪晨给自己立下目标:3个月达到“良好”。“这是父亲当年守过的岛,如今,这也是我守的岛。”那晚学习室的台灯温暖而明亮,在日记本中写完这句话,望着手机中一张珍贵的全家福,这个23岁的**孩,眼眶红了。

结束值班,汪晨走下阵地。

守父亲曾经守过的海岛,是汪晨的执念与选择。

当年,父亲就是在她这个年纪选择驻守海岛,放弃了在旅机关工作的机会。汪晨清楚记得,一次,她听到母亲给父亲打电话,母亲对父亲稍有抱怨……电话那头,传来父亲耐心地劝慰:“这座岛总要有人守啊。”

母亲说,你父亲啊,终究还是放不下那座他当兵就开始守的岛。母亲还说,那座岛上有你父亲想要的生活。

当时年幼的汪晨并不理解,父亲想要的生活是怎样的生活。她只知道,守岛,是父亲的选择。

人生,总要面对不同的选择。去年8月,从军校毕业的汪晨到旅队报到。没有丝毫犹豫,汪晨主动申请到父亲汪明当年服役的雷达站任职。

上岛的那晚,汪晨半宿没阖眼。15年来,这个岛连同父亲守岛的故事,一直深埋在她心里。她从没有像那一刻深深感觉到,自己和父亲近如咫尺。

在汪晨的成长记忆中,说起父亲,似乎永远也离不开如今脚下的这座岛。于是,这座岛便成了小汪晨心中**向往的远方。

长大后的汪晨更想明白,父亲为何选择驻守这座岛。也是因为这个疑问,她在高中毕业后毅然选择了军校,军校毕业后,又选择了父亲当年服役的雷达站。

走在父亲曾经走过的路上,汪晨渐渐了解到,父亲当年军校毕业后,**初在机关工作,也是在那里,他和母亲相识相知相爱。

翻开父亲的日记,汪晨还能在字里行间读到浓浓的思念。但她不能理解,为何父亲**终放弃了与母亲同在一个城市生活的机会。

还记得上初中时,每次看到同学和自己的父母其乐融融地走在一起,汪晨心里的委屈瞬间化作了泪水。那年母亲生病需要住院,只得把外**从老家接来。安顿好汪晨的一切,母亲才一个人拖着行李去**院。

望着母亲的背影,汪晨曾经怨恨过父亲。

高考前的模拟**,汪晨成绩提高不少。拿着成绩单,回到家交到母亲手中,穿着围裙的母亲激动地泪流满面,她也忍不住流泪。

那天**,汪晨太想念父亲了。她拿出日记本,**地写下对父亲的不满,“好像对着空气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她知道这些话父亲已经听不到,但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内心的不满……

第二天醒来,哭得肿了眼眶的汪晨,还要继续自己的人生——考上军校,考上父亲曾经读书的军校,像母亲希望的那样“成为父亲那样的军人”。

初次来到雷达站的汪晨,向阵地敬礼。

寻找父亲

“挫折是人生的**富。坚强,是因为经受住了挫折的试炼。”这句话,是学员队队长写给汪晨的毕业赠言。考上军校后,汪晨一直要求上进。除了体能素质稍逊,军校期间,她的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

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汪晨懂事很早。因为缺失的父爱,她拥有了独立的**格。

军校毕业前夕,汪晨没有选择机关。而是在毕业分配志愿上重重写下了“雷达站”三个字。

“如果父亲知道了,也会支持我的选择。”在汪晨心里,这一生注定要追寻父亲,走一走他走过的路,看一看他眼中的风景。

那天**,汪晨把自己的毕业分配意向告诉母亲。母亲流泪了。

作为母亲,她太了解自己的**儿了。她知道,从小要强的汪晨一定会做出和她的父亲当年一样的选择,但这位母亲还是忍不住对**儿说:“守岛太孤寂,想找个人说话都难。假如有一天待不住了,你一定要告诉妈妈。”

上岛那天,母亲特地请了假,从老家赶来给汪晨送行。得到部队领导的特批,她可以陪伴**儿一起上岛看一看。

登上当年丈夫守护的海岛,母亲一言不发,默默走到那排熟悉的椰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在母亲的脸庞,汪晨恍然发现,母亲头发已花白。

母亲对她说,这排椰树是你父亲在雷达站当教导员时带领官兵栽种的。转眼20年时光飞逝,母亲说,这些椰树已经长大了……母亲说话时的真情流露,深深地打动着汪晨,也感染着在场的每一名官兵。

雷达站教导员郁强强告诉汪晨,她的父亲汪明曾在多个雷达站任职,每一个点位都在高山或者海岛。“脚下的这座海岛,是老教导员守过的**后一个战位。”

走进荣誉室,一面墙上展示了雷达站历任主官的姓名和照片。当母亲看到了“汪明”这两个字,已经泣不成声。

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汪晨细细打量着“墙上的父亲”:他的眼角带着笑容,面庞却稍显刚毅,浓密的眉毛仿佛诉说着他那固执的**格……

“他热爱自己的战位,热爱他守护的岛。”郁强强告诉汪晨,如果不是因为热爱,就不会有坚守。

再次抬头端详父亲的面容,此刻,她从父亲的目光里感受到了期待。

理解父亲

站在山顶,眼前的海面平静辽阔。

汪晨想起父亲对她说的话:“站在海岛山顶眺望,你才知道大海有多么广阔。”

跟着雷达站的“技术大拿”走进阵地。作为“徒弟”的她,看着屏幕上,绿色光标滑出一个又一个光圈,汪晨**次感受到守望的意义。

每一个光标,都意味着一种责任;每一种凝视,都意味着一种舍弃——对雷达兵来说,他们奉献给战位的时间,一定会超过他们与家人相聚的时间……“这就是一名军人的坚守。”汪晨说。

理解了父亲的坚守,也就理解了父亲的无奈。

有一年中秋节,母亲提前告知小汪晨,父亲要休假回家了。那天,按捺不住内心激动的她,还没等放学就找了个理由请假回家。打开门,看到心心念念的父亲,小姑娘一下子扑到父亲怀中。

晚饭前,班主任**不放心汪晨的身体,上门来家访。这下,小姑娘的“谎言”被识破了。**走后,父亲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诚实,是一个人**宝贵的品质。今天撒小谎,明天就会犯大错。你去房间好好反省!”

父亲的严厉,让汪晨满心委屈。她不懂,父亲为何不能了解**儿的心意:“我只是想要早点看到父亲!”

这件事仿佛一道“疤痕”,至今仍在汪晨想起时,隐隐作痛。

来到雷达站一个多月后,汪晨终于懂得父亲的较真儿,是因为他所坚守的阵地、他所扛起的责任,不允许他有任何麻痹和疏忽。

那年春节前夕,汪晨收到了父亲寄来的“礼物”——一副手写对联:“以按时到校为荣,以迟到早退为耻。”

如今,这副手写的对联,仍然被汪晨挂在卧室墙壁上。渐渐长大,她也渐渐理解了父亲的耿直与坦率,因为他是一名军人。走上这座海岛,守在父亲当年守的战位,她更加理解了父亲所要告诫自己的:一个人应当具备怎样的品质、应当担起怎样的责任?

去年10月,岛上迎来强台风。台风是雷达装备的“天敌”。每年台风过境,整个海岛都要严阵以待。郁强强带领汪晨和几名战友一起巡查营区,他们小心翼翼检修了每一台雷达,又在营区里把各类线路摸排了一遍。

那天**,台风过境,汪晨和战友们不敢**。他们听着风声雨声,心却一直揪着。

接下来的半个月,雷达站受领重大任务,雷达技师、上士关守欣带着“徒弟”汪晨,以及另外2位技师执勤。连续3天,关守欣干脆吃住在阵地,汪晨和另外2名战友则分段轮流值守。

这次任务后,汪晨的技能操作考核成绩有了明显提升。

清明节后,汪晨又将被抽调参加一次重要演训任务。上岛半年来,任务一个接一个,母亲有时打电话来关心**儿的生活,她总是半开玩笑道:“妈妈别担心,岛上的工作很忙,要学习的技术很多,我来不及让自己孤单。”

那天挂上电话,回味着**儿的话语,这位母亲欣慰地笑了。

幼年时的汪晨和父母的珍贵合影。

时光礼物

海岛的**晚,汪晨**喜欢的“独处”时间。望着天上的星星,她确信这是父亲眼中的****风景。每次仰望星空,也是她和父亲靠得**近的时刻。

这样的温暖记忆,汪晨不会忘记。

8岁生日前夕,汪晨收到父亲寄来一瓶岛沙作为生日礼物。在写给**儿的信中,这位老雷达兵说:“**儿,等长大了,你会发现,生命中有一些东西是无价的。在你喜爱的地方做喜欢的事,你会收获一种满足。”

后来的一次电话里,父亲告诉年幼的汪晨:“岛上到处是风景。”父亲还为她描述了在岛上看到星河的**丽景观,“等你长大了,你也来看看”。

从那以后,汪晨就一直在等待,等着父亲休假回家,等着父亲的电话,等着和父亲一起去看看那片星河。

母亲告诉汪晨,父亲是一位好“家长”。在父亲走后的日子里,雷达站的战士们经常给母亲寄来礼物、写慰问信,他们都说,“教导员把雷达站当成家,把他们当兄弟。”于是在这些战友心中,母亲是他们逢年过节必须问候的“亲**子”。

“雷达站,是你爸心中永远的家。”聊起父亲的病,母亲的语气总是伤感,“他啊,从来不会为自己考虑。”

沿着父亲的足迹,成为这个雷达站普通一兵,汪晨感觉每个人身上都流淌着一种**神,就像父亲当年坚持的那样:“以岛为家,为祖国守好**丽山河。”

这是连魂、也是血脉,作为雷达兵的后代,这也是**儿汪晨今天的坚持。

人生的山峰,攀登起来并不容易。

数据、航迹,缠绕在脑海之中;陌生装备,密密麻麻的技战术参数,每一次阵地值守,对汪晨来说都是一次攀登。

每一个辗转反侧的**里,父亲守望的目光,成了汪晨**大的**神支柱。汪晨没有放弃,投入战备资料的“汪洋大海”,看一遍背不过就看三遍,看三遍背不过就看五遍、十遍,直至顺利通过操作技能考核。那一天,屏幕上航迹闪烁,一如**空的星河。

深**,汪晨结束值班走下阵地,头顶依旧星河璀璨。想起父亲说过那句“等你长大了,你也来看看”,她已然泪流满面。

她知道,这片星空就是父亲留给自己**好的礼物。

这份礼物,将会一直指引她穿越茫茫雾色,跨越一片汪洋,去寻找自己的人生方向、理想彼岸。

汪晨说,父亲的礼物她会用一生去仰望。

上一篇:解放军总*院第二*学中心运用身边红色资源深化主题教育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哈密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